<progress id="krxuc"></progress>
<track id="krxuc"></track>
<span id="krxuc"><output id="krxuc"></output></span>

    <optgroup id="krxuc"><em id="krxuc"></em></optgroup><track id="krxuc"></track>

      <optgroup id="krxuc"></optgroup>
          1. 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必讀一 >> 正文

            “戴帽”的蘇寧易購 再也追不上京東

            2022年5月13日 08:36  BT財經  

            文丨游璃

            BT財經原創文章

            頭圖來源丨創客貼

            18年,足夠讓一個少年褪去幼稚長為成人,也可以讓一家公司從曾經的巨頭跌落至退市低潮。財報披露后收獲“ST”警示的蘇寧易購,如今來看無疑屬于后者。

            根據蘇寧易購4月30日發出的公告,公司因“近一年審計報告顯示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將在下一個交易日被深交所實施其他風險警示。事實果然如此,仿佛是要與與勞動節前低位漲停的股價形成對仗,5月6日開盤至今,股價日一字跌停,股票簡稱也正式由“蘇寧易購”更為“ST易購”。

            截至發稿,ST易購低開5.14%,報2.77元,總市值約257.9億元。盡管公司仍然不忘粉飾太平,宣傳自己去年四季度EBITDA連續轉正,同時2022年一季度EBITDA達到2.6億元,實現季度轉正,家電3C核心業務在3月實現單月盈利等利好,但仍然無法平息坊間質疑。

            有媒體指出,從2021年2月傳出消息稱深圳國資將入場救急,到7月張近東出局黃明瑞接手,再看如今滿盤皆綠的退市風險,ST易購未來將是怎么樣一副圖景?更嚴肅的問題是,ST易購是否已經不再有資格討論“未來”?

            “ST”的光環易頂難消

            2004年,蘇寧易購上市時贊譽不斷。出于對其商業模式和業績預期的看好,當時上岸深交所的蘇寧易購收獲資本市場無數認可。從零售起家到萬店連鎖,蘇寧易購輝煌時被稱為全球家電連鎖零售業市場價值最高的企業之一,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它位列中國上市公司100強榜單里的61位,風頭一時無兩。

            但隨著時間推移,移動互聯網勃興,消費者由線下轉線上的購物偏好加劇著互聯網電商對垂類零售業的傾軋,蘇寧易購被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沖刷,不知不覺已步入淺灘。

            縱覽蘇寧易購歷年財報,從2014年起公司的扣非凈利潤就保持負值。2021年財報顯示其全年營收同比下降44.9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432.6億元,相較2020年的下滑幅度達到驚人的921.1%,扣非后凈虧損則為446.7億元,同比下降率為556.23%。兩項彰顯自我造血能力的指標均表現不佳,超出總市值一倍有余的虧損背后折射出蘇寧易購企業內部有著諸多問題亟待解決。

            如此看來,蘇寧遭遇ST危機也就不難理解。曾有投資者發出疑問,表示蘇寧易購2019年實現盈利98.43億元,連續虧損兩年就被ST的處置不合規定。從財報來看,投資者的質疑所言不虛,不過根據深交所2022年修訂的交易規則,“公司最近三個會計年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凈利潤孰低者均為負值”者,將自動被打上ST。

            也就是說,如今深交所在意的不僅是上市公司的歸屬凈利潤,還會在同時考察扣非凈利潤,二者取其低,作為評判依據。知曉上述事實后再看蘇寧易購披露出來的信息會發現,雖然2019年時蘇寧歸屬凈利潤為正,但扣非凈利潤顯示為負值,全年虧損總計57.11億元。2020年、2021年的扣非前后凈利潤均為負值,深交所為它打上ST合理合規。

            客觀來說,打上ST不意味著被判了死刑,只要滿足全年業績為正、主營業務健康、無其他嚴重違規事項等要求,來年摘帽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不過放到蘇寧易購身上,連續8年的扣非凈利潤虧損、2021年不增反降的營收和現在反常擴張的虧損都在證明,扭虧為盈對它來說并不簡單。

            再者說來,在如今資本普遍趨于謹慎的情況下,深交所“連續三年業績為負”的要求實在不算嚴苛。蘇寧自稱“2021年遇到較大的流動性壓力”,事實上正透露出自顧不暇的氣息。根據資本邦研究院整理的數據,蘇寧易購在2021年A股上市公司凈虧損TOP10中排名第一,虧損最為嚴重,哪怕它真的成功摘帽,對投資者來說也是風險大于收益。

            正如長期關注ST股的投資人伍聽言所說:“明明有財務健康的企業不去做,為什么偏偏要去碰蘇寧易購這些財務指標異常的公司呢?除非自己對這家公司非常了解,同時技術面分析有獨到之處,不然還是遠離為好。

            出售資產保上市?

            既然扣非凈利潤為負已是常態,那么此前幾年,蘇寧易購是如何維持上市地位的呢?行業內的共識是,通過騰挪資產。

            一開始,蘇寧易購是自己賣給自己。將蘇寧保理股權轉讓給蘇寧電器,出售旗下門店及供應鏈倉儲物業,將蘇寧電器的股權轉讓給蘇寧集團等操作不斷。后來,蘇寧易購開始賣股權。2017年蘇寧易購開始出售手中的阿里巴巴股權,到2018年經過3次出售清空阿里巴巴股權,換回140.56億元,此后繼續出售蘇寧便利超市和多家物流項目公司,用變賣為自己輸血。

            這類交易到今天也還在繼續。據金融界消息,2022年3月8日蘇寧易購分別向南京銀行、法國巴黎銀行出售蘇寧消費金融36%和3%的股權。這輪交易完成后,南京銀行將以51%的持股比例成為蘇寧消費金融的第一大股東,法國巴黎銀行持股比例上升至18%,成為第二大股東,而蘇寧易購的持股比例縮減為10%,為第四大股東。

            不難看出,蘇寧易購靠著資產出售為自己換來了大量資金,最近的一次股權交易金額達到3.69億元,蘇寧易購多年來四處投資的底氣正來源于此。這也引出了蘇寧易購戰術選擇上的另一個有趣之處,不同于其他玩家專注主營業務的玩法,蘇寧易購的加法主要聚焦在拓寬產業范圍之上。

            有媒體統計,2015至2019年,蘇寧對外投資總額合計716億元。與它相關的重大項目包括但不限于努比亞手機、天天快遞、辣媽幫、家樂福中國等,內部人士不止一次對外透露:“以前燒錢太多,一口吃得太胖,現在回血不夠,蘇寧日子不好過也是正常的!

            只出不進的后果也體現在賬面上,翻看蘇寧易購去年年報,截至2021年末,蘇寧易購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64.3億元,同比下降296.5%,盡管一季度回正到12.96億元,但離堵上窟窿也還有距離。2021年,蘇寧易購總負債達1397.1億元,負債率高達81.8%,債務與流動性危機并存,蘇寧易購不僅沒能如設想中發揮物流、科技、文創、金融和體育等多個產業的協同效應,反倒將自己拖入了難以出逃的泥淖。

            許是管理層履新為蘇寧易購帶去了不一樣的解法,2021年,公司展現出了“既做加法也做減法”的姿態。

            年報顯示,2021年,蘇寧關閉調整了天天快遞小件業務,開始調整并關閉經營不善的線下門店,全年累計數量為546家。其中關店最多的來自家電3C家居生活專業店,2021年統共關閉373家,紅孩子母嬰店和家樂福門店分別關閉142家、23家,家電3C家居生活專業店和家樂福的關店數量都高于新開店數量。

            與此同時,蘇寧易購也在發力其他增量業務。據年報披露數據,致力于攻占下沉市場的蘇寧零售云2021年新開門店2678家,目前存有門店數量超過9000家,與萬店連鎖的口號越發接近。最新的一季報中蘇寧表示,公司在恢復與銀企的合作,用增量授信補充流動性,保障經營穩定。

            然而業績整體仍呈承壓態勢,截至2022年3月31日,蘇寧易購仍處于虧損狀態,營收同比下滑64.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虧損減少325.5%,82.5%的資產負債率依然高企,山高水遠,新團隊的布局遠未到收獲之時。

            蘇寧真的了解自己嗎?

            降本、增效是蘇寧進行自我挽救時選擇的道路,但除了這種戰術上的轉變,已被冠上“ST易購”帽子的蘇寧如今更需要內省自身,在深入了解自己的基礎上規劃出清晰明確的戰略。

            同在數碼3C賽道,蘇寧最直接的競爭對手是京東,但相比之下,京東可以說是這輪寒潮中受傷最輕的選手,哪怕將范圍擴大到整個電商領域,這個結論也很難被推翻。

            京東殺出重圍的原因也很簡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擁有描摹未來藍圖的能力與執行力。2016年,媒體質疑京東物流持續虧損時劉強東回應:“燒錢不要緊,但一定要燒出核心競爭力,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燒出核心競爭力,就可以成功!卑凑站〇|的觀點,在研發與供應鏈建設上花的錢,實際上只是以另一種形式為公司服務,本質上不屬于“燒錢”范疇。

            而從報表上看,蘇寧易購比起研發,對廣告營銷的偏愛顯然更多。財報顯示,2021年蘇寧易購銷售費用為199.2億元,科研支出卻只有19.12億,二者相差十倍不止。再往前追溯到2017年,蘇寧易購的研發費用與銷售支出之間都存在著一個數量級的差距,反觀京東,僅2021年一年在研發上就付出了163.3億元,387.4億的營銷費用與科研的距離也并不遙遠。

            當然,如今要想追上京東,對蘇寧易購來說已不現實,蘇寧的優勢在于大量的線下門店,倘若利用到位,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三四線城市中,京東家電正在鋪開點位,據了解,綜合分析京東門店布局,有不少店面都與蘇寧毗鄰。這既傳達了京東對于電器市場的野心,也證明著蘇寧在這塊業務上具有著不可小覷的實力。雖然客觀來看,蘇寧資金實力不敵對手,但只要管理層決心全力相搏,能啃下的蛋糕也不會太小。

            此外,蘇寧不應該再著迷于由電器零售拓寬到全品類銷售的神話。如前所述,聚焦高科技數碼產品業務,將線上線下完全打通而不是各玩各的,對蘇寧來說更有實操價值。

            不過說一千道一萬,蘇寧想要收獲營收反撲也仍然需要不短的時間。投資界有句直白的話,“未來一定會來,但不一定會在我們能看到的時候來!狈诺教K寧身上,這就顯得更為殘酷。

            疫情之下,線下業態整體收縮,哪怕蘇寧真能避免決策失誤,留給它的時間也不一定充足,資本與市場不會為同情或憐愛買單,想要證明自己,能依靠的只有過硬實力,而時間,或許就是蘇寧最缺乏的東西。

            編 輯:章芳
            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如網站內容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聯系電話為86-010-87765777,郵件后綴為#cctime.com,冒充本站員工以任何其他聯系方式,進行的“內容核實”、“商務聯系”等行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相關新聞              
             
            人物
            華為胡厚崑:首先要活下去,還要活得有質量
            精彩專題
            專題報道丨2020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
            專題報道丨山至高處人為峰,中國5G信號覆蓋珠穆朗瑪
            專題報道丨助力武漢"戰疫",共鑄堅強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產業盤點暨頒獎禮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26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快速播放
            <progress id="krxuc"></progress>
            <track id="krxuc"></track>
            <span id="krxuc"><output id="krxuc"></output></span>

              <optgroup id="krxuc"><em id="krxuc"></em></optgroup><track id="krxuc"></track>

                <optgroup id="krxuc"></optgroup>